追凶十二年 耳朵 著
1.01万字 | 575总点击

十二年前,我的儿子被绑架,我妻子在送赎金的过程中不幸车祸身亡。
绑匪没按时收到赎金,杀害了我的儿子,埋尸现场警方只找到几个被雨水浸泡过的烟蒂,因线索不足,导致警方没法缉凶。
为了找到凶手,我私下根据烟蒂的特征追查了十二年,终于找到了曾经被我开除的一名员工——李声。
我准备杀了他复仇,可他却告诉我,真凶是一个叫陈树的人。
我跟踪陈树,并找到了他的家想要复仇,就在我潜入他家的当晚,我被人打晕,醒来后,陈树已经死了。
密室!
尸体!
沾有我指纹的凶器!
再加上警方肯定能查到我跟踪陈树的行为和动机,这样一来,所有的证据链就会形成一张完美的网,根本不需要我认罪,检方就足以将我定罪。
是谁,陷害我?
为什么陷害我?
难道,一切都与十二年前的绑架案有关?

最新章节
第2章第二章
6、 李声在信中对于陈树有一定的描述,他是个有明显特征的人。 个子很高,很瘦,颧骨突出,嘴唇肥厚,左手小拇指缺失。 我花了一笔钱,很轻松就找到了这个有
最新评论我要评论
读者还喜欢的作品
  • 阴人选妻 撼动猩 | 连载中

    我在东营老寨子为奶奶守灵,没想到深夜一过,我噩梦般的生活开始了,每逢夜里我总能听见“阴人妻,被鬼骑”。阴人娶妻,人间灾难,地府庆事。

  • 是是是丧尸 未俗年 | 连载中

    丧尸末日世风日下,我一个可怜弱小且无助的妹子能厉害到哪里去?S技能?不不不,我没有别瞎说。

  • 毒·战场 禧年 | 完本

    本市出现一起大学生因吸毒过量致死的事件。禁毒警察雷厉发现受害者并非吸毒者,而是死于谋杀,随着抽丝剥茧的调查,一个以海外腐败警察为核心的贩毒集团露出水面。而被害大学生的父亲,一个老山前线的退伍老兵,为了给孩子洗清冤屈,也开始了他的行动……

  • 弹道 II(谁杀了陈老师) 禧年 | 完本

    1949年10月1日,新中国成立了。然而云南尚未解放,反动派疯狂屠杀进步分子,更搜刮大量黄金准备运出国境。

  • 弃尸案 李慕扬 | 完本

    京城后河惊现已死多日的无名女尸,李昶于洋闻讯而来,几经调查,竟是妓馆燕来楼的老鸨,因秘密惨遭灭口,而秘密背后隐藏的却是更大的阴谋……

  • 消失的爱人 追忆年华 | 完本

    结婚一周年纪念日,我的妻子出轨了,带着钱不辞而别。 给我留下的,是一堆债务。 没想到,噩梦才刚刚开始。

  • 我靠发疯复仇成功 九耳 | 完本

    我在毕业典礼上,收到了父亲意外死亡的消息。可是有人告诉我,这一切,都是被精心谋划好的,我只能选择成为一个疯子,来完成这场复仇。

  • 第七次死亡 明先 | 完本

    凌晨四点,我接到一通闺蜜的求救电话。 电话来自十年前闺蜜惨死的那日。 尘封的记忆被重新唤醒,闺蜜之死当年被当作意外死亡结案,但真相却是蓄谋杀害! 如何通过仅有的3次通话,每次30秒的时间,扭转乾坤,拯救闺蜜? 我重新开始案件调查,没想到,这一调查,竟然牵扯出十年前宁安市大家族内的秘辛。 温文尔雅的男上司,和老实木讷的男朋友,到底是何种关系? 而凶手,又是否就在他们中间? 越深入调查,真相却越让人毛骨悚然!

  • 撞客 鲜童 | 完本

    我们在玉米地发现了我嫂子的尸体和她诞下的死胎。 我哥将嫂子焚烧后扔在了乱葬岗。 但我偷偷把嫂子的孩子抱走埋在了寺庙下。 那天后,我哥喉咙肿胀出血,食不下咽,吊着一口气卧倒在床。 后来我妈找来了许半仙,才知道我哥撞了阴客,半只脚迈入了鬼门关。 许半仙让我们找到嫂子的尸体,再盖旱土封棺。 守棺两日以消阴气。 最后还需将那死胎一同装棺,我嫂子才愿往生。 而我成了守棺之人。 在守棺时我却听到了嫂子的声音,明白了事情的真相。 我醒来后,寺庙里的走出一个老和尚却说许半仙要害我。 不久后,老和尚和许半仙都分别给了我一个能护命的东西。 我知道他们都是为了达到长生才利用我,我佯装相信他们,利用他们报复了我妈,并让他们自相残杀。 最后我回到家,原以为尘埃落定。 没想到我却死在了另一个我完全没有想到的人手中。

打赏 累计打赏人数 1 打赏

100阅币=100经验值

作者其它作品
  • 追凶十二年 耳朵 | 完本

    十二年前,我的儿子被绑架,我妻子在送赎金的过程中不幸车祸身亡。 绑匪没按时收到赎金,杀害了我的儿子,埋尸现场警方只找到几个被雨水浸泡过的烟蒂,因线索不足,导致警方没法缉凶。 为了找到凶手,我私下根据烟蒂的特征追查了十二年,终于找到了曾经被我开除的一名员工——李声。 我准备杀了他复仇,可他却告诉我,真凶是一个叫陈树的人。 我跟踪陈树,并找到了他的家想要复仇,就在我潜入他家的当晚,我被人打晕,醒来后,陈树已经死了。 密室! 尸体! 沾有我指纹的凶器! 再加上警方肯定能查到我跟踪陈树的行为和动机,这样一来,所有的证据链就会形成一张完美的网,根本不需要我认罪,检方就足以将我定罪。 是谁,陷害我? 为什么陷害我? 难道,一切都与十二年前的绑架案有关?